x

復盤2019年 互金人都經歷了什么?

來源:億歐網| 作者:孟永| 2020-01-24 14:41:59| 2361人閱讀| 0條評論
摘要
互金人這一年可謂如“風箱老鼠”,監管不疼、用戶不愛。

在辭舊迎新之際,我們一起來復盤下互金的2019年。

復盤2019,互金整年籠罩在套路貸、備案無望、清盤退出、數據黑產、逃離互金等輿論中,互金人這一年可謂如“風箱老鼠”,監管不疼、用戶不愛。

然而,正如黎明前的黑暗一樣,在逆境之中,行業也迎來了有關部門鼓勵網貸轉型網絡小貸、監管支持P2P納入央行征信、玖富上市、我來貸融資10億元等值得行業振奮的消息。

這些消息,譜寫了互金2019年的“冰與火之歌”。

1月:175號文拉開行業清退大幕

1月,互金整治辦、網貸整治辦聯合發布《關于做好網貸機構分類處置和風險防范工作的意見》,被業內人士成為網貸整治175號。

“現在回看此文的發布,或許當時監管已然確定2019年’有序清退’的主調,只不過從業機構比較樂觀而已。”一位業內人士對消金界談到當時的情景。

事實上,消金界整理發現,早在2018年12月26日的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第一屆常務理事會2018年第三次會議中,中國互金協會會長李東榮已經透漏出監管部門及行業協會對2019年互金行業的整體調控方向:“做好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和長效監管的配合支撐,共同促進行業規范健康可持續發展”。

細細解讀這句話不難發現,“175號文”的發布也恰恰是在上述指導方針做出了具體的實施細則,2019年行業“風險整治”已然拉開序幕。

2月:套路貸初公布,劣幣被驅除成主線

2月,互金整治辦、網貸整治辦協同國家計算機網絡應急技術處理協調中心在內部下發了《關于啟動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運營數據實時接入的通知》,業內稱為“22號文”,該文指出“在營P2P網貸平臺應在2019年6月底前全部完成實時數據接入,無法按時完成實時系統接入的網貸機構后續應逐步退出市場。

解讀可知,22號文的發布表明了監管機構從意欲數據端開始介入網貸,以了解其真實經營情況,一方面可以適時監控各地網貸真實運營數據,另一方面亦可以針對上述運營數據作出分析,以評估行業真實風險情況,為后續規范及引導行業清退做準備。

隨之,公安部相繼公布2018年打擊“假借網貸實為非法集資”的互聯網金融領域犯罪情況,并進一步定下2019年打擊對象主要指向那些“沒有金融業務經營資質、借助互聯網實施非法集資”的平臺及機構,不同于以往的“暴雷后再立案”的偵破思路,國家司法機關首次公布針對“在營”網貸立構定下調查標準,對于那些涉嫌設立資金池網貸機構來講,司法機關的介入,上述機構要么轉型,要么die,多重監管下,劣幣被驅除成主線

3月:315曝光,團貸成引線

一年一度的3.15消費者權益保護晚會曝光了“714”、“55”等高炮平臺,讓監管機構對行業上下游開始關注,這為后續對上游的黑產數據行業及下游的違規催收行業打擊埋下了伏筆。

或許是受315晚會對行業的影響,業內一些頭部平臺風險也逐漸顯露,除了有團貸網的暴雷之外,被稱為網貸剛兌教主“周世平”旗下的紅嶺創投也宣布清盤,團貸的暴雷及紅嶺的清盤無疑使得籠罩在行業上空的烏云更加的密布,自此,P2P網貸行業清退轉型正式打響。

4月:信而富去剛兌,頭部平臺清盤加速

4月中旬,上海老牌“P2P”平臺信而富宣布打破剛兌,一時引起行業熱議,據悉,作為上海老牌互金機構的信而富早已在在2017年4月上市,原本以為上市相當于有了一張“免死金牌”,畢竟多了一條融資渠道,然而啪啪打臉的是商場上沒有絕對的安全,即使你是上市公司。

信而富的去剛兌,說明行業存在所謂的利用資金時間差的“錯配”,在入金量較大的情況下,后續資金愿意接盤債權;而當入金量不及債轉的速度及行業逾期風險飆升的情況下,宣布“去剛兌”或許成為唯一的出路,畢竟十幾億的資金窟窿沒有哪個機構能接盤。

信而富的去剛兌,進一步促使頭部平臺在“三降”的基礎上考慮清退轉型。杭州的頭部平臺或許也已經準備就緒,頭部平臺清盤現加速。

5月:老牌互金你我貸上市,行業現增資潮

5月,上海老牌P2P平臺“你我貸”母公司嘉銀金科在美掛牌上市,成為上海地區既信而富、拍拍貸、點牛金融、維信金科后的第五家上市互金企業,然而,上市后的你我貸也不得不面對轉型的壓力,畢竟其信貸資金有80%以上都來源于個人投資者。

而彼時,助貸已經成為行業的“熱搜”詞匯,既然無資質,轉型金融科技,為持牌金融金融輸送客戶、風控、運營管理、催收等,已經成為行業主流。結合上述你我貸資金結構來看,無疑沒有趕上“早集”。

另行業頻頻傳出網貸機構備案資質需增加注冊資本的消息,不愿舍棄這塊蛋糕的一些平臺也紛紛宣布增資以期滿足監管需求,網信普惠、泰然金融、民生易貸、投哪網等等紛紛將注冊資本增至1億元至5億元不等,以應對備案需求,現在來看,備案無疑為“水花鏡月”,1月定下的清退才是2019行業主調。

6月:錢端事發,招行踩雷

6月,錢端逾期無法兌付,大批投資人向錢端索要投資本金無果的情況下將矛頭轉向招行,而作為出售過錢端理財產品的招商銀行無奈“踩雷”。

現在梳理“錢端事件”不難發現,錢端運營方廣東錢端商務服務有限公司僅提供技術支持,因為其經營范圍并不包含投資管理等金融服務權限,理財產品真正的發布方為廣東網金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而網金控股早在2013年已與招行開展合作,期初理財產品主要在招行旗下的互聯網金融平臺小企業E家進行投放,后續主要移至“錢端”APP進行發布,招行在其產品發布過程中無疑承擔某些中介作用,誤導投資者該產品為招行旗下產品,其實為P2P理財產品。

無論怎樣,上述三方都有過錯,不去評判最終的結果如何,錢端事件的爆發,無疑對投資人又是一次深刻的教育,對于投資人來講,撤離互金雷區,保全資產已經成為行業主旋律,而行業成交量也在上述背景下持續走低。

7月:網信清盤,陸金所“去P2P化”

7月,待收規模高達60億元的P2P平臺網信普惠宣布清盤,一石激起千層浪,然而,在吃瓜群眾尚未消化的同時,被譽為國內互金第一平臺的上海P2P平臺陸金所宣布剝離旗下P2P業務,更是引發業內一聲驚嘆。

無疑,連陸金所都無法滿足備案條件的情況下,試問業內還有誰敢拍胸脯說能通過備案,更何況傳言6月備案資質將發布的文件始終無下文,行業悲觀情緒達到頂峰。

陸金所的“去P2P”化使得其他家也開始自行清盤,而在監管看來,不符合備案的資格平臺已無強行堅持經營必要,行政清退即將到來,只不過是誰先扣動行政清退的扳機。

8月:玖富上市,“雷潮”初現

8月,伴隨著玖富上市的同時,央行發布《金融科技(FinTech)發展規劃(2019-2021年)》,明確提出未來三年金融科技工作的指導思想、基本原則、發展目標、重點任務和保障措施,上述規劃的發布無疑為剩余在營合規平臺指明了發展方向—金融科技,即賦能持牌金融機構,以此來獲取生存。

而對于轉型無望平臺,暴雷已成必然,證大財富、點牛金融、新新貸等等上海三大頭部平臺的接連暴雷,宣告行業出清進程已進入白熱化,適者生存成為這一時期的主線。

9月:大數據被整頓,央行鼓勵網貸接入征信

在行業加速出清的同時,與行業相關的上下游產業鏈也被監管部門肅清,如上游所謂的大數據產業,摩蝎、新顏等被監管查處,下游的暴力催收行業內等多家企業也被司法處理,“向嚴而治”成為監管的主調。

9月,互金風險整治小組及網貸風險整治小組聯合發布《關于加強P2P網貸領域征信體系建設的通知》,支持在營P2P網貸機構接入征信系統,并要求各地整治辦組織轄內在營的P2P網貸機構接入金融信用信息基礎數據庫運行機構(即人民銀行征信中心)、百行征信等征信機構。

上訴種種,表明監管一方面從供給塊、側打擊業內蛀蟲的同時,也從需求端控制借款人的信貸風險,個人網貸接入官方征信機構,一方面可以實現真正的監控居民負債情況,控制其信貸風險,另一方面也有利于抑制畸形不良的消費理念。

10月:拍拍貸轉型助貸,湖南取締境內P2P

10月,中國最早的P2P平臺“拍拍貸”宣布轉型助貸,加上此前轉型的去剛兌化后的轉型的信而富以及剝離P2P業務的陸金所,上海地區頭部互金平臺依然堅持P2P一線的已所剩無幾,助貸+金融科技的經營理念已經成為行業的新共識。

10月16日,湖南率先打響了行政清理轄內P2P平臺的第一槍,宣布其境內在P2P平臺無任何一家符合備案資質,因此,宣布全部一切P2P平臺予以取締。

緊接著山東、重慶、河南、四川、云南、河北、寧夏等相繼發布取締其境內一切P2P平臺,截止到2019年12月31日,已有20個以上的省份相繼發文取締其境內一切P2P平臺。

或許,在未來,中國P2P平臺會成為歷史。

11月:網貸轉型小貸文件出臺,行業現新方向

11月,在營平臺在轉型助貸這項選擇之外,又多出一項新選擇—轉型網絡小貸。互金整治小組和網貸整治小組聯合下發《關于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轉型為小額貸款公司試點的指導意見》(即“83號文”),備受關注的轉型小貸方案終于落地。

“83號文”要求,引導部分符合條件的網貸機構轉型為小貸公司。

驚喜之余,也有難題,網絡小貸牌照申請權限在地方金融監管當局,考慮到近期各地區監管態度,申請牌照無疑會是一個漫長的等待期,即使通過收購的方式取得現有牌照公司的股份,放貸杠桿關聯注冊資本的情況下,對轉型機構的現金儲備無疑有較高的要求。

對比看來,同樣情況下,轉型助貸或許更有效率。

12月:銅板街清盤,我來貸融資10億創紀錄

12月3日,杭州老牌P2P平臺在月初宣布退出網貸,清盤旗下P2P資產,可知,行業清退仍在持續推進,各地頭部平臺正成為清退主力軍。

另業內借貸龍頭企業“我來貸”宣布獲得10億元B輪融資引發行業熱議,在行業寒冬之時,我來貸逆勢獲得巨額融資,表明其本身業務獲得投資機構認可的同時,也給行業予以啟發,即資本市場對該行業依然是看多的,關鍵的因素無疑是自身的經營狀況。

而對于行業來講,也算是為2020年先打上一針強心劑。行業依然向好。

小結

對于未來的中國互金發展史來講,2019年注定會是一個被歷史銘記的年份,也是互金十余年轉型的一個必然陣痛期。

2020年已至,農歷新年也馬上到來,讓我們祝福新一年,互金行業勿忘初心,依然向上而生。

溫馨提示:以上內容僅為信息傳播之需要,不作為投資參考,網貸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網友評論
條評論
推薦閱讀
  • 熱 點
  • 網貸行業
  • 網貸政策
  • 平臺動態
  • 網貸研究
  • 互聯網理財
  • 互聯網金融
                熱帖排行
                1/1
                相關推薦:
                網貸強監管之下成交量仍穩中上升的網貸行業 穿透式監管劍指網貸金融亂象 或加速網貸行業洗牌 網絡小貸監管收緊 網貸平臺轉型路被堵 網絡小貸監管趨嚴 網貸平臺轉型之路被堵 如何對P2P網貸行業進行監管 網貸資金存管監管從嚴 P2P行業洗牌或加速 網貸監管暫行辦法出臺 風控能力將成行業隱形壁壘 行業監管趨嚴 P2P“主動清退潮”加劇 網貸行業監管十大原則 監管趨嚴利好網貸行業 網貸行業監管步步為營 網貸行業監管政策縮緊 合力貸清盤退出網貸行業 p2p網貸行業監管是什么呢 網絡借貸行業從監管起才起步 網貸行業監管與自律共同發力 監管應為網貸行業留出創新空間 P2P網貸行業受哪個部門監管 P2P網貸行業監管細則是怎樣 P2P網貸行業有哪些監管政策
                万料堂波叔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