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農村金融平臺大量退出 東北三省30家只剩1家

分類:熱點觀察| 作者:一本財經| 2019-06-18 20:58:45| 1924人閱讀
摘要
頭部的農村金融平臺,曾經有上千員工,目前只剩上百人,負責的是貸后催收和資產保全。存活下來的農村金融平臺,并沒有準備放棄。它們尋找到了三突圍方向:農資服務、農村保險和農村。

從去年下半年開始,農村金融平臺迎來了洗牌。

“原來在東北三省做農村金融的平臺有二三十家,現在只剩下我們一家還在堅持。”一家農村金融平臺的創始人何曦稱。

頭部的農村金融平臺,曾經有上千員工,目前只剩上百人,負責的是貸后催收資產保全

存活下來的農村金融平臺,并沒有準備放棄。它們尋找到了三大突圍方向:農資服務、農村保險和農村電商。

每個模式聽起來都有前景,但每一步都走得頗為艱難。

或許,這群把腳深扎在泥土中的農村金融堅持者,從來沒有過輕松的時刻……

01 退出

去年9月,一家頭部的農村金融平臺停止了放款。

“我們大部分資金都是來自P2P,但整個P2P行業都不景氣,我們很難再拿到資金。”它的創始人平圓稱。

他們做出了解散平臺的決定。

“上千員工只保留了100人,負責去將放出去的貸款收回來。”平圓稱,目前還剩下1億多的資金沒有到期,其余資金已基本收回。

到了2019年,農村金融平臺的集體退潮更為明顯。

主要在東北三省從事農村金融的何曦透露,2017年最火的時候,在這片肥沃的黑土地上,活躍著二三十家農村金融的玩家。

“如今我已經找不到他們的身影,只剩下我一家。”何曦透露,這些玩家可能也不是完全退出,只是不再放款了。

在一個明星鎮負責放貸業務的業務員發現,曾經和他一起搶奪市場的同行們,在2019年“集體消失”。

而他們公司的放款量也在收縮,“過去有幾百萬額度,今年只給了我50萬。”

無事可做的業務員,只能每天和村民一起打牌。

大量專業人員離開了農村金融行業。

原山水普惠CEO張翼稱,他也于去年四季度卸任,并開始尋找新的業務方向,目前在做一些顧問工作。

2019年,農村金融行業遭遇一劫。退場的第一個原因和主要原因,是資金。

何曦透露,原來的農村金融平臺,大部分資金都來自P2P,但行業的不穩定,導致很多平臺資金鏈斷裂。

原本還有少量城商行、村鎮銀行的錢可以進入農村金融領域,但2018年監管收緊,這些資金也難以溢出,“只能淤在體系內”。

而另一個原因,就是農村金融盈利困難。

在農村這片貧瘠的土地上,利潤極薄。

“我們的資金、獲客、運營成本加起來,大概是年化14%。”何曦稱,他們的客群主要是農場主,可接受的利息相對高,但也不會超過18%。

也就是說,平臺只能賺不到4%的利差

而普通農民可承受的利息要低得多,很多地區年化利率超過12%,農民就不能接受。

如果平臺擴張得再著急一點,這微薄的利潤就會消耗殆盡,且平臺會長期處于虧損狀態。

平圓發現,在2015到2016年行業火熱的時候,很多玩家都開始“鋪業務”,在全國開門店,招攬業務員。

“跑得太快的玩家,在這波浪潮中基本被淘汰。”平圓透露。

02 農資服務

一些平臺退出,一些平臺蟄伏,但仍然還有不少平臺在堅持。

存活下來的平臺,開始尋找新的商業模式和突圍出口。

“其實在農村,靠金融產品是很難盈利的。”農分期的創始人周建稱,他們在2019年也縮減了貸款業務

農分期不再將自己定位為農村金融平臺,而是定位為“農村服務平臺”。

“我們現在會給農民提供農資等生產資料,比如種子、化肥和農藥。”周建稱。

“在傳統的農資產業鏈中,每一級經銷商都要加價30%,層層加價,到了農民手中的價格,可能要比廠家的售價貴出一兩倍。”何曦稱。

消滅經銷商,讓農民以更低的價格拿到農資,平臺也賺到錢,看起來確實是雙贏。

但這個模式最大的問題是,農資產業鏈太過復雜。

何曦也嘗試過這個模式,剛開始他以為搞定一兩家頭部的農藥和化肥廠家就夠了,結果發現很多農民很執拗,只認他們習慣的牌子。

結果他的團隊不得不去談新的廠家,一深入下去,發現不得了,全國大大小小的化肥和農藥的廠家,都有上千家。

很多鄉鎮還有自己的化肥廠家,專門針對當地的土壤配置化肥。

要打通如此錯綜復雜的產業鏈,實在會耗費太多人力物力。

于是,轉過頭去,何曦又去找一些大的經銷商合作。

“不是誰都可以做農資的,打入這條封閉的產業鏈,需要強大的資源和投入。”一家頭部農村金融平臺的副總裁透露,他們也曾嘗試過這條路,但結果并不理想。

農資服務是否是未來的突圍方向,還需要時間的檢驗。

03 農村保險

2018年,農村金融里的頭部平臺“中和農信”,開始了一個新的業務布局:農村保險。

目前,該平臺涉及的保險范圍比較廣泛,包括車險、壽險、財產保險農業保險、疾病險、意外險等等。

“其實,深入農村的業務員可以給農民放貸款,也能給他們賣保險。”何曦稱,業務員一旦取得農民的信任,“賣什么都好賣”。

賣保險的商業模式,就是從保險公司拿提成和返點,這個生意倒不會新增任何成本,反而多了一個盈利點。

只是在農村市場,人們的保險意識還未完全覺醒,投保金額都不會太高。

除了C端銷售保險之外,還有玩家盯上了保險公司。

在過去,農業保險是一個特殊的品類,被行業戲稱為“與天對賭”。

假設你給一畝香蕉承保,今年遇上了臺風,你就得賠償一畝香蕉的費用。

天公不作美,保險就得賠償。

大多數保險公司都會被政府指派任務,一年必須完成多少額度的農業保險,所以盡管是“與天對賭”,保險公司也得上。

難道農業保險就沒有規律可循,只能成為賭博游戲嗎?

何曦稱,他們已經沉淀了5年的農業數據,甚至可以為某個村的某種作物定制數據模型。

“保險公司主要是沒有精力去做,其實用這些數據可以更好地打造保險產品。”何曦認為。

已經將雙腳深扎到泥土里的這些公司,沉淀了數據,并可以針對保險公司推行保險科技,這也許也能成為突破口。

04 農村電商

除了農資服務和農村保險這兩個切入口之外,這些平臺還有第三個布局方向,就是農村電商。

最近,不少平臺都做起了電商產品,比如中和農信的鄉淘優選、樂錢的樂趣來等等。

這些電商的商業模式,是找到農村最好的農產品,并通過電商幫助農民銷售。

只做爆款和優質單品,是他們的策略。

何曦也正在嘗試這種模式,他深耕行業5年,漸漸發現什么才是農村的命門。

這個命門,過去他以為是土地,所以嘗試過掌握土地;后來,他又以為是農資,也倒騰過農資。

而如今,他才發現,這些都不是農村的命門,真正讓農民在乎的,只有“銷售”。

“只要你答應農民,用更好的價格幫他們把農產品賣出去,他們就立馬笑嘻嘻的,讓他們做什么都行。”何曦稱,真正能捆綁農民的,只有簡單直接的利益兌現。

所以,何曦也準備做精品農產品電商,獲取高端流量。

這套思路和“本來生活”很像,但這些農村金融平臺運營得更輕,不會自建倉儲,只提供簡單的流量。

當然,這個模式最大的問題,就是“品控”。

“土豆和西紅柿就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品類,如何挑選更好的品種,學問完全不同。”一家嘗試做農村金融平臺副總裁稱,在農業領域,隔行如隔山。

他們需要更專業的人才和團隊,以便把控質量。

如果完全將物流和倉儲交給農民,質量和服務就很難穩定和標準化。

電商是一個需要深耕的專業行業,中間點巨多。這群農村金融的玩家,是否可以玩得轉?

05 未來

實際上,不僅僅是農村金融,在其他的金融領域,大家也都在尋找新的盈利點。

第一個思路是,除了貸款之外,再組合新的金融產品,如理財、保險等。

這是金融領域常見的思路:交叉銷售。

第二個思路是,給行業提供更多的服務。

比如,一些醫美分期平臺開始考慮給整形醫院做SaaS系統服務。

第三個思路是,提供流量服務。

比如,一些醫美分期平臺正準備和銀行信用卡建立合作,給整形醫院導流。

在過去,金融科技公司都在跑馬圈地,橫向擴張:開更多的門店,拿下更多的城市。

2019年的大環境并不景氣,金融科技公司不再橫向擴張,而是豎向延伸:在不增加成本的情況下,尋找更多的贏利點。

過去是“外揚”,現在是“內修”。

對于一個行業來說,內修其實是好事,可以更深耕、更聚焦,各條業務線相互貫穿,形成聚力。

比如,用流量可以綁定更多農民,反向推動更多農民貸款和買保險2019年,很多行業都在經歷洗牌,但這同時也是機會。

“所有新的業務線都是被逼出來的,所有的經驗都是苦出來的,為了活下去。”何曦稱,只有在行業冷靜的時候,人們才會放慢腳步,布局謀篇。

“熬過這次行業大劫,之后的玩家會很厲害,他們的雙腳將更深地扎入泥土中。”他說。

對于未來,這些堅持者們相信,一定是“剩者為王”。

溫馨提示:以上內容僅為信息傳播之需要,不作為投資參考,網貸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APP 廣告圖
網友評論
條評論
推薦閱讀
  • 熱 點
  • 行 業
  • 政 策
  • 平 臺
  • 研究數據
  • 理 財
  • 互聯網金融
                一本財經,新金融領域第一深度新媒體。 專注新金融領域的調查、深度、原創、獨家報道,以及商業案例解析。我們不生產碎片化新聞,只出品深度而專業的報道。
                文章總數196
                查看全部 >
                現金貸的獨木橋:過不去是死,過去了,可能還是死
                凡普金科合肥分公司被調查 疑因“催收問題”
                付費會員制和金融 誰才是互聯網下半場的終極變現利器?
                熱帖排行

                相關推薦:

                1/1
                万料堂波叔一波中特